ag真人厅

茶友网

石一龙

石一龙,古树茶的思考

我们喝的大白菜是老班章吗?

你说的大白菜,和芳村茶商或茶人嘴里的“大白菜”,价格一个地上一个天上。

今天说的老班章“大白菜”,是一个偶然事件造就的商业传奇。

说点实话,老班章古树春茶,一年也就25吨,最多不过30吨,市场上5000吨到10000吨,只有包装上印着的“老班章”三个字是真的。

一、是白菜价,还是天价茶?

说起大白菜,我甚为喜欢,作为一种常见蔬菜,深得消费者青睐,尤其北方的大白菜,爆炒水煮,加点最近涨价的猪肉,香甜可口。

我国的白菜种植史,可追溯至新石器时代半坡原始社会时期。

明代李时珍引陆佃《埤雅》说:“菘,凌冬晚凋,四时常见,有松之操,故曰菘,今俗谓之白菜。”常见的大白菜除了通俗鲜美、好吃等特点,“实惠”也是其显著特征。

今天我们说的“大白菜”,既不是俗谓的“萝卜白菜”的白菜,也没有那么悠久的历史,说起来更不是什么便宜货。而是一款貌似普通再普通不过,实则是贵到怀疑人生的普洱中期茶。

“大白菜”,是2000-2004年,何氏某某等自带原材料,在改制前国营勐海茶厂定做的一款定制茶,分有5个年头的版本。

由于其包装棉纸中间,印有一个绿色有机茶logo,外形设计和颜色调配,都很像一颗大白菜,茶友便逐渐广泛称之为“大白菜”。

后来,大白菜的生产者何氏某某等创办了现在的福今茶厂。

有道友详述了“大白菜”的由来。

1999-2004年间,国营勐海茶厂长期处于效益低下和国企改制过渡期,为维持茶厂正常运营,勐海茶厂对以往的贸易方式进行了调整,接手生产了大量以来料加工为主的茶品。

其中不乏优秀的产品,以班章茶最为经典,至今为众茶友津津乐道。

1999年,国营勐海茶厂获得绿色食品与有机(天然)食品双认证(其标志中心的图案为一颗大白菜)。

以何氏某某等为主要代表的广东茶商,在国营勐海茶厂进行来料加工,生产茶品,“班章大白菜”,就是这个时期的茶产品中的代表作,也可以说是班章生态茶的之首创。

自90年代起,何氏某某等寻得为天下茶友称道的“王者班章茶菁”,运至国营勐海茶厂加工压制,生产出多款极负盛名的班章系列茶产品。

5款大白菜中,据说以2002年版的班章精品生态青饼(大白菜)最为优秀。

这款大白菜以勐海茶区班章乔木有机生态春茶为原料,经十七年的储藏,有陈化效果。

2002年版大白菜,据茶友介绍,出汤急速,汤色红黄明亮,茶气强烈、饱满丰富、滋味醇厚、烟香独特、留口持久、喉底顺润、喉韵十足,生津明显、回甘回甜、令人痴迷。

这正是班章乔木大白菜韵味风格的江湖传说。

二、是“烟味”,还是“无味”

我们常吃的大白菜不过几块钱一公斤,大众消费。但开篇我们就提到,班章大白菜茶的价格,可不是小数目。

我特意去查证了一番,2002年版大白菜,东和的报价为586万一件,近7万一饼。

当然,这是一次性拍取整件茶给出的价格,若是单购单饼散片,价格必定更加昂贵。

用买一饼大白菜茶的钱,去蔬菜批发市场,可以买近百吨白菜。

在今年的广州茶博会上,大白菜茶却拍出了67万一饼的天价。

白菜倘若成精了也卖不出这么高的价格!

写到这里,我想静一静,67万是什么概念?

这个数字,足够在我们老家安徽宿松县城买上一套一百余平的房子,在云南偏远县城,甚至可以买上两套左右。

一饼茶就能喝掉我们好几套房子,果然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。

关键在于,这饼茶还不是孤品,可能有成百上千件,甚至数以万计,我们永远不知道茶市上,这款茶究竟还有多少。

竟不知有多少,你何以确定你买到的就是大白菜?何以确信,我们喝到的大白菜真的是老班章?

答案虚无缥缈。

修飞机的伊凡说:周围有很多茶友喜欢这款茶,究其原因,都说在大白菜茶里面喝出了老班章的味道。

我很纳闷,就连大白菜独特的烟味儿,都被这些人阐述成了老班章的风味。

伊凡每次说到大白菜,嘴里都会蹦出三个英文字母:GUN。不知是枪的英文发音,还是汉语拼音的“滚”?

那么,现在的老班章古树茶是否有烟味?

没有。

ag真人厅的烟味,主要源自制作过程中的干燥环节,说直白些,是由烘干手段所致。

今天的老班章古树茶,可谓弥足珍贵,甚至可以说,老班章村的茶农,已没有一户不是规范的初制所,“烟味”早已成为班章茶的历史。

老班章是一个村民小组,就是一个生产队,100多户人家。其实班章村委会的茶都可以叫班章,只是你不知道而已。

在整个布朗山系,要找出有“烟味”的春季晒青毛茶,现在已非容易之事。

因此,我们可以做个简单的预测:

在当下的市场链中,随着老班章古树茶越加昂贵,有独特“烟味”的大白菜茶,必定越炒越贵。

这不过是种零和游戏。

当市场疲软,或许没有能力接盘,甚至直接不会去轻易崩盘,这个时候,单个茶品就极有可能崩盘。

三、是“味”变了,还是“心”变了

当茶友们怀着对大白菜的爱羡,去往老班章寻茶时,已经再也找不到那股熟悉的“烟味”。老班章的“烟味”,早已在这班章茶的故地消失殆尽,不复存在。

很多人或许会因此心生疑惑,不断去追问,究竟是大白菜茶欺骗了我们,还是老班章真的变味了?

其实老班章茶自始至终没有多少变化,不管是茶树,还是班章茶的历史,只是在年复一年的生长、老去。

真正变了的是人心,为了追求利益不择手段,投机倒把,无度炒作的诡计之心。

从一款原本普普通通的茶,演变为天价茶,大白菜不仅博足了世俗的眼球,而且暴露了这个时代的病。

茶市无调控无规则的混乱病,茶商无底线无下限的炒作病,茶人无理智无思考的跟风病,茶农无后顾无主见的微利病和消费者无常识无判断的盲从病。

可以直观肯定的一点是,这些大白菜,无论品质真假,其实都破坏了这个时代的经济秩序。

这些天价茶,是对这个时代的污蔑和讽刺,是这个时代的炒作和矛盾产物的产物,是这个时代沦丧的无标准的黑色交易,是这个时代市场商业的阴暗使者和罪魁祸首。

从茶市、茶商、茶人、茶农到消费者,他们中的很大一部分的盲目追捧、炒作、盲从,逐步被“利益”牵引着灵魂,和本能的良知坠入黑暗之渊。这其实是整个ag真人厅界最可怕的。

我们知道,市场终将逐渐理性,茶终将回到饮品的本性。

互联网越来越发达,有一点好,就是能打破大家对权威和高价的顶礼膜拜。

海德格尔说:“有担当,才有自由”。

这些茶,或许更应该放到博物馆或展览馆里陈列、展示,让它们静静的躺在远离生活的世外。

0条评论
说说你的看法
0